1. <listing id="2a26o"></listing>

          <tt id="2a26o"></tt>

          幸福人寿“不幸福?#20445;?#24040;亏68亿遭约谈

          时间:2019年03月13日 16:21:40 中财网
            日前,根据凤凰网等媒体报道,银保监会约谈幸福人寿了解情况,主要关注该公司的现金流风险和针对投资端风险的进一步管控。根据该公司第四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,幸福人寿2018年净亏损额高达68.28亿元,一举成为了业界名副其实的“亏损大户?#20445;?#26174;然就目前而言,公司以提升盈利水平、收窄利润缺口为目标的转型并未真正奏效。

            幸福人寿成立于2007年11月,是一家全国性的专业寿险公司,现有注册?#26102;?01.3亿元,总资产超过770亿元,截至2018年四季度末,幸福人寿持股比例在5%以上的股东有五家,中国信达、三胞集团有限公司、深圳?#24184;?#36745;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、陕煤化集团、深圳?#22411;?#22825;投资管理有限公司。

            去年巨亏68亿
            幸福人寿2018年保险业务收入分别实现39.89亿元、28亿元、12.3亿元、11.4亿元,全年累计实现保险业务收入91.59亿元;但一?#20102;?#23395;度亏损额度分别为8.66亿元、5.79亿元、1.99亿元、51.84亿元,全年累计亏损68.28亿元(未审计)。

            虽然受大环境的影响,去年保险市场表现并不积极,但作为一家寿险公司,创下如此巨额的亏损还是叫人有些摸不着头脑。但对于幸福人寿?#27492;擔?#36825;并不是第一次遭遇亏损,甚至可以说它“习惯”了这种常态。

            询显示,自2007年成立以来,幸福连续亏损7年,合计亏损近34亿元。终于在2015年扭亏为盈,并连续三年实现盈利:2015年至2017年分别盈利3.35亿元、1802万元、4938万元。但显而易见,幸福人寿并没有摆脱这种过山车式的经营模式,如今又在2018年栽了一个大跟头:在由盈转亏的同时,给?#32422;和?#20102;一个亏损巨坑。此外,它的业绩也牵连了持股近51%的中国信达,后者业绩下降约30%。

            而针对巨亏的主要原因,幸福人寿方面称受累于?#26102;?#24066;场的不振,尤其是去年四季度股市加速下跌并创下新低,使得公司第四季度“失血过多”。

            查询显示,幸福人寿在2015年至2017年,投资收益分别为47.65亿元、51.66亿元、50.5亿元,但其在2018年的投资收益却呈现?#26412;?#19979;滑趋势——2018年上半年累计投资收益仅实现6.68亿元。同时,幸福人寿在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四期的投资收益率分别为9.04%、3.32%、5.30%和1.53%。权益类投资占比分别为18.35%、36.88%、26.32%、25.45%,权益类风险敞口一直处于高位。

            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2017年10月,原保监会便对于幸福人寿的保险资金运用情况进行过两次专项检查,发现违规问题;去年6月,幸福人寿再次收到针对保险资金运用情况的监管函,责令其进行全面整?#27169;?#24314;立健全保险资金运用的管理制度和内控机制,整改期间不得新增股权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投资。

            价值转型遭遇挫折
            但原因应不止步于此,其间该公司的经营模式和业务情况也值得推敲一番。

            首先,由于幸福人寿中短期存续产品在2~3年后退保客户收益最大,投保人开始大规模退保,使得其退保现金流出“压力山大”?#20197;?#21152;流动性风险:数据显示,去年6月末,幸福人寿退保金支出已达到84.94亿元,支付退保的现金达到97.23亿元,退保率高达21.14%,?#23545;?#36229;过同行水平,?#20197;?#35745;期内到期的固定收益类资产20%无法收回本息,这?#27493;?#23545;公司业务未来的现金流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。

            同时,从成立以来幸福人寿经历了8次增资,发行了两次30亿元的?#26102;?#34917;充债券,一次4.95亿元的次级定期债务,但高频率的增资并没有使得其偿付能力维持较高的水平。数据显示,2017年幸福人寿四个季度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148.43%、106.13%、113.13%、101.14%;同期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为193.70%、146.66%,153.73%、140.39%,呈现下滑趋势;且截至2018年四季度末,幸福人寿核心偿付能力溢额为-4.28亿元,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92.59%,比上一季度下滑17.69%,直逼监管红线。

            近年来,随着监管部门对保险业的重点关注而出台一系列监管政策,幸福人寿也开始提出从“粗放规模”向“集约价值”的转型战略,试图结构性改革、调整和优化,主动收缩保费规模,从而开启价值转型发展,但也许是受到转型的阵痛影响,去年该公司规模保费开始下降:2018年原保费收入91.66亿元,同比下滑50.4%,在91家寿险公司中排名33,相比2017年下降了7个名次;且2018年规模保费117.52亿元,同步下滑38.6%,在91家寿险公司中排名35,相比2017年下降了7个名次。

            展望保险市场
            就上一年?#27492;擔?#38450;范和化解重大风险的任务依然是保险监管的首要任务。为促进?#24184;?#31209;序健康发展,随着银保监会挂牌成立后加大监管力度,保险业以“回归初心”为基础,开始通过改革整顿等措施开始转型,期间除了有不少公司经历完转型阵痛开始专一于主业发展,一些以幸福人寿为代表的险企因经营方针有所偏差而陷入亏损泥潭,挣扎不已。

            但值得注意的是,上一年幸福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91.66亿元,同比下滑50.3%;但代表万能险的保户投资款新增?#29615;?#20026;25.86亿元,同比上升282.5%,也许后者可以作为其困境开启破局的赢利点,且今年1月实现价值保费17.22亿元,较去年同期增长101%,1月份已实现盈利。

            结语:
            去年幸福人寿因巨额保险资金运用不当引起了此次监管约谈的重视,这一次的约谈也许还是将关注点放在该公司目前面临信用、市场、法律合规、流动性?#32422;?#22768;誉方面的潜在风险。

            对于幸福人寿而言,首先作为一个?#24184;?#20027;体,做好自身的业务是维护?#24049;?#30340;市场秩序和?#24184;?#24418;象的基础条件,在这其中,就要求公司秉持坚持稳健、审慎的投资理念,在兼顾资产组?#20064;?#20840;性、流动性和收益性的基础上,通过优化资产配?#23186;?#26500;,在降低资产端?#26102;菊加?#30340;同时,进一步提高资产收益率,尤其应聚焦主体业务,减少对投资的过于依赖。(寿.司.英.雄)
            中财网
          各版头条
         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          新疆11选5手机助手

  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2a26o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<tt id="2a26o"></tt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listing id="2a26o"></listing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tt id="2a26o"></tt>